静待云散后青空°

全职,战拟,欧美,国体.
DMHP,GGAD,ME.
迷恋于all27.
1827,2727,G27.
钟情于Jewnicorn.
龙獒龙无差. all博.杀all.
Fan.Z.D
一年生.KA一生推.
长期沉迷学习,不挖坑,缓更。

【战国拟人】【秦楚】武关劫·中

雨滴落下的时候,我们到了咸阳。


他已陷入昏迷,倚在我肩上却不自知。


就快到了,马上就会好一点的。我碰碰他轻蹙的眉,试图让他放松,但他毫无反应。


我尝试去抱住他,才发现他真的很瘦,腰比女子的腰都要细。


眉目里却有女子没有的英气。


当年,为了看他一眼,我背着王去往楚国,看着他拉开弓,瞄准了那只公鹿。


几乎只一箭,远方的鹿便倒地不起。


那人轻松地上了马,眼里尽是风光。


眸中骄傲如火色燎原,将我的心烧到炙热。


马车仍在前进,马蹄声一阵一阵的,听不出有什么规律。


一旁多嘴的侍从插了一句话,“殿下…您打算怎么办?”他十分复杂地看看楚,有些犹豫。


“这美人落于我手,怎么说我也要品尝一下他的味道才够。”我听见我如此回答道。


“雨停了。”


我们已经到了咸阳。


「楚王被迫在章台朝见秦王,行藩臣之礼。」


「并胁迫楚王割让巫郡和黔中郡。」


「楚王想和秦王签订盟约,秦国却想先得到土地。」


“楚王还是先把土地给我们为妙,否则…”


“没有了楚和楚王的楚国,怕是已经人心惶惶,轻而易举便可拿下了吧?”


我抿了抿唇,看着楚王。


他的脸色阴暗不明,半天吐不出一个字。


“秦王骗我…”他抬起头,声音不大。


“嗯?”


楚王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秦王骗我到秦国来!竟还想夺我楚国的土地…!”


“我不会让走我大楚一分一毫的土地!”


好…好…楚王可真是够硬气,和他一模一样。


“哼,这是您的选择。”


“扣留楚王,好生照顾他。”我笑了笑,正欲离开,只听见楚王在我身后问道,“熊楚呢…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


“楚王不需要知道这个,”那种像是把楚当作他最重要的人的语气,让我厌恶不已,“他可不会离您太远,不是吗。”


刚走到安置楚的地方,便听见里面一阵响动。


一些陶器的碎片在地上散开,一些侍从慌忙收拾着。


“怎么回事。”我皱了皱眉,赶紧进去。


“殿下…熊楚殿下他…”侍从跪在我脚边,不住地颤抖。


“混帐…!!!!”


又一个陶器被人扔出,那里面扔东西的人,由声音来听,就可以听出明显气息虚弱。


“刚一醒来就这么有活力啊,熊楚殿下。”


我走进去,只见楚一身秦国女性才穿的浅黄长衫,肩头微露。长发来不及梳起,地上放着头饰…一定是侍从要为他梳头的时候,他给甩开了。


穿着这衣服的人,胸膛因呼吸而起伏着,貌似因为在挣扎,所以一副衣衫不整的样子。


薄唇微启,那双眼还是那么漂亮——

“嬴秦!!!”


他起身欲向前,但又因腿脚无力而无法站起。


“可恶…你这个骗子…”


“囚禁便囚禁罢…竟还要如此羞辱我!!!”他愤怒地抓住地上那摊被换下来的衣服,冲着我大声喊道。


“楚殿下这是哪里话,我可没有囚禁你。”


我穿过那些碎片,用指尖绕起一缕青丝,


“只要楚殿下乖乖听我的话,你想到哪里去都可以…”话未说完,便听见他说,


“我要回去。”


无论怎样都不肯陪在我身边。


永远都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我用手抚摸着他的长发,不想去正视他。


——他怎么可能会懂。


“只要你乖乖听我的,放你回去也是可以的。”


得到了一个承诺,他后退了一点,逃过了我的触碰。


“那就请你回去吧,我会乖乖呆在这儿……”


“我没有这么说过,”我冷笑了一下,凑近他,“我现在要让楚殿下,用行动来取悦我。”

“至于如何做…”我将手往下伸,在碰在他的重要部位后握住,还软着的器物被我揉弄了好几下。


“那就要看殿下的悟性如何了。”


他的眼里闪出不堪与惊讶,呼吸也凌乱起来。


“我…”


“如果不听话,我现在就命人杀了楚王。”


我俯身在他耳边轻轻磨蹭,他轻轻颤抖。


“如何?”


只是个交易,只剩下交易。


他出卖肉体给我,我给他的王和领土一时的安宁。


如果可以,我更希望他拒绝我的要求,还是那副高傲的…


“我答应你…”


哈。


我扯去他身上那女人的衣饰,在他颈间啃咬出一个个红痕。


听见他因酥痒而发出的几声呻吟。


你怎么会懂。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