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待云散后青空°

全职,战拟,欧美,国体.
DMHP,GGAD,ME.
迷恋于all27.
1827,2727,G27.
钟情于Jewnicorn.
龙獒龙无差. all博.杀all.
Fan.Z.D
一年生.KA一生推.
长期沉迷学习,不挖坑,缓更。

【战国拟人】【秦楚】武关劫·上

周赧王十六年。


“华阳君大破楚军,斩杀兵士三万人。”


来通报的侍从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看坐在他身前的人。


嬴秦正把玩着手里的长弓,嗯了一声,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杀死了楚将景缺,楚国襄城也已得手。”


想必那人此时一定很狼狈吧。秦这么想着,挥手让侍从下去。


“殿下…据说…楚王欲送太子到齐国当人质,以求和。”


秦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而最后又全化作一声冷哼。

“他也真是倔强啊,我还以为他会就此扔下他那可恨的高傲呢。”


“没想到竟是投入了齐的怀抱啊…”

他将弓放下,那声音冰冷得如冬日的坚冰。


“继续攻打楚国,按照穰侯所说的办。”


「秦攻楚,攻占楚国八座城池。」


「秦王写信与楚怀王,称希望与他在武关相会并盟约,再分手。」


“去,还是不去?”


楚王的脸上露出十分为难的神色,他抬眼看向坐在另一边的熊楚,可楚却没有说出半个字,而且紧皱着眉头,看着那要求“议和”的信。


昭雎走过来,行了礼。


“大王,臣觉得大王不应该去,反而应当派军队加强国防。”


“为何?”楚王问道。


“秦国乃虎狼之国,有着吞并天下的野心,不可信。”


楚点头赞许,楚王却仍若有所思。


“秦国必有阴谋,请您多加提防。”


「楚怀王之子芈兰力主此事,于是楚王去见秦王。」


熊楚也一同去了武关。


他下了马车,那立于城门之人,却正是他最不想见到的。


“熊楚殿下,别来无恙啊。”


嬴秦站在那里,垂下的衣带被风吹动,起起落落。


他依旧是那样潇洒自如,而今日的自己却是如此狼狈。


楚强打起精神,正欲回应却忽觉不对。


秦王的身影一直没出现。


五月已过,温度渐升。


楚的身子从下到上却已凉透。


“嬴秦,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护住身后的楚王,楚紧咬着唇,愤怒地看着武关的门被关闭却无力阻拦。


“什么意思?恐怕熊楚你比我更清楚吧。”

他笑着,眼里却只装下了那人生气的模样。


“抓住楚王,绑起来送往咸阳。”


“是!”


“至于熊楚…”他停顿了一会儿,不出所料看见了熊楚霎时变了脸色,不由得心中一动。


“离开了楚地和楚王,怕是已经身软无力了吧。”


在身旁的士兵冲过去拉走楚王的时候,熊楚面色苍白。


是的,他说的没错。


离开楚地和楚王,他什么都不算什么都不是。


楚眼睁睁看着楚王被劫走,却连喊出声的力气都没了。


身为国家却远离国土与王,力气几乎是完全被透支一样。


他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嬴秦走过去。


“去告诉王,就说熊楚被我扣留下了。”


他用手把楚额前的发扫到耳后,脸凑到楚面前,秦清楚的感受到对方与自己的气息在顷刻之间交缠在一起,变得胶着。


楚浑身颤抖着,他的全身叫嚣着无力与痛苦,他伸出手抵在秦的胸前,想将他推开,却根本使不上力气。


“滚…滚开…”他从嘴里吐出这么几个字,如同在传递给秦一个信号。


“滚开?恐怕楚殿下是在说笑吧。”


他拦腰抱起楚,看着人的脸由苍白渐渐变红,眼神里又多了几份愤恨。


真诱人啊…当初他与梁、齐交好的时候是不是也像这样?


当初他与他们亲密无间的时候,这种诱人的样子是不是也曾被人欣赏过?


那时的楚还那么讨厌他,一双明亮的眸在看向他时却变得质疑与…疏远。


真是可恶,这么多年看着他与其他人来攻打自己。


他与他们交好,却将他视作外人。


英姿勃发的样子,愤怒至极的样子,狼狈不堪的样子,温柔体贴的样子。


全都应该属于我不是吗。


他将楚抱上马车,用布条遮住他的眼睛。


秦抱着他,没有说话。


“你…放开…混蛋…放开我…!”楚用尽全力尝试挣脱秦的桎梏。


“让我…回去…!”秦当然明白他指的是哪里,越是靠近咸阳,楚就越发焦躁不安。


“你总是这么厌恶我吗。”


楚此时靠在他怀中,马车摇摇晃晃。


“当…然。”


从始至终,便从未产生过一丝好感。


多么好笑啊。


——————————————————————————


无高能。


下是肉。


战国第一醋缸嬴秦。:3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