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待云散后青空°

全职,战拟,欧美,国体.
DMHP,GGAD,ME.
迷恋于all27.
1827,2727,G27.
钟情于Jewnicorn.
龙獒龙无差. all博.杀all.
Fan.Z.D
一年生.KA一生推.
长期沉迷学习,不挖坑,缓更。

遗失【云纲】【十年前十年后】

〖请配合BGM《有一个地方》前一分五十七秒一起食用:-D祝食用愉快(=´∀`)人(´∀`=)〗

他尝试去触摸他的脸,手却不断发抖。

“我喜欢你。”

很久以前,沢田纲吉红着脸告诉云雀恭弥这句话,然后被他拥在怀中。

“我也是,草食动物。”

他喃喃自语。

每当放学,纲吉会独自留在教室,整个教室被洒满红色的光,掩盖他微红的脸。

“不回家是欠咬杀么。”那人披着黑色外套,走进来后关上门。

“才...才没有啊...”纲吉小声反驳,眼睛四处乱瞟。

云雀看着这个笨蛋的举动,会轻笑一声,接着将那个棕发的人搂在怀中。

然后两个人会交换一个吻。

那时,另一栋楼里会传来优美的钢琴曲,如流水一般。

云雀经常看纲吉与作业战斗,在他指出一些幼稚的错误后,纲吉会挠挠头,然后红着脸去修改。

那个小小的教室,在放学后被爱意填满。

他们在无人时互相拥抱,在太阳未落时在对方唇上留下一吻。

那只草食动物那时拥有最纯真的笑,会独自在窗台边发呆。

那些风景被他独享。

那些时光,只有他一人记下。

记忆也变成了暗灰色。

“云雀,醒醒。”

那双眸子出现在视线之中,云雀还以为回到了十年前,那个小小的教室里,十五岁的纲吉,有些害怕地推了推一旁等着他完成作业、却半路睡着了的云雀。

但他反应过来,现在那人眼里是冷静与淡然。

是十年后。

云雀安静地穿上纲吉为他披上的黑色外套,然后站起来看着站在书柜前的纲吉。

是放学时间了。

云雀这么想。

“云雀,”纲吉走上前抱住他,把头放在云雀的肩膀上,“下一次任务,可能是我和你去。”

“嗯。”云雀抱住他,没有再说什么。

阳光透过玻璃照到两人身上,像多年前的那个下午。

这个人,永远是他心里最重要一部分。

『I can hear your voice.』

他搂紧那人。

那只草食动物褪去了青涩的模样,棱角分明。

变得沉静而寡言。

但他仍然爱他。

却又痛恨那夺去纲吉纯真无邪笑容的残酷现实。

他明明知道,那是不可避免的。

只要他在就好。

云雀那么告诉自己,却独自怀念着那个小教室里所发生的一切。

———————————————————————

『那双棕色的眸子总是看着遥远的地方。』

云雀手一抖。

心莫名其妙的疼痛。

『现在却永远闭上。』

那副棺材里放着那人的尸体。

他哭不出来。

曾经手中还留有的温度,现在彻底消失。

“沢田纲吉。”

他伸出手,想摸摸他的脸,手却不断发抖。

「我爱你。」

“醒醒。”

“醒醒。”

“沢田纲吉!!”

「我爱你。」

“沢田纲吉!!”

“给我醒醒!!!”

他从未长大过,纲吉永远将最纯真的样子留给他。

他却没有在意。

那个微笑,从十年前,到现在,从未变过。

无数个夜晚,他在他的耳边轻语。

「我爱你。」

像在那个被爱意和阳光填充满的教室里,纲吉红着脸说着:“我喜欢你。”

他没有忘记过,在小小的空间里,他们的第一个深拥。

那份他所珍藏的记忆,也被他视作珍宝。

只有他们知道。

却现在才发觉。

他的笑容,永远都是纯真无邪的。

云雀抱紧已经停止呼吸的他,什么也没说。

那个地方,只有他们知道。

连着那份爱,也一样。

———————————————Fin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