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待云散后青空°

全职,战拟,欧美,国体.
DMHP,GGAD,ME.
迷恋于all27.
1827,2727,G27.
钟情于Jewnicorn.
龙獒龙无差. all博.杀all.
Fan.Z.D
一年生.KA一生推.
长期沉迷学习,不挖坑,缓更。

平行线【未来战后】【云纲】

对于云雀恭弥来说,爱大概是一种不太必要的物件。

爱情友情亲情,这些在他看来并不重要的东西,却被另外一个人珍视。那个被他看做草食动物的人,叫沢田纲吉。

明明没有吸引人注意的地方,却在为了保护那些感情的情况下,露出尖锐的獠牙,不顾一切地冲向敌人。

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很有趣。”

他勾起唇,站在顶层的防护网边看着正在上课中、却发呆看向窗外的沢田纲吉。那人单手撑着脸,像想到什么事一样,一双眼里闪过几分开心。偶然有一阵风吹过,将沢田纲吉额前的发吹乱,又悄然走开。

——“如果哭起来那双眼睛会是什么样子...”

——“唇好像很软的样子,如果吻上去...”

我...在想什么...云雀轻揉了一下太阳穴,微微有些痛。下课铃声响了,沢田纲吉回过神来,目光转向黑板。狱寺隼人和山本武也走到他身边,笑着与他聊天。

——“我们不一样。”

“啧...”烦死了...眼中闪过一些杂乱的东西,心情莫名有些烦躁。

——“想去占有。”

——“想去侵犯。”

——“想让他反抗自己然后折磨他。”

——“但他不属于我...”

就像不可能重合的平行线一样...

“所以就想放弃?”Reborn站在云雀身后,笑着问。“小婴儿...”云雀转过身,满脸不在乎,“哼...你在说什么,我不感兴趣。”“哦,是吗?”Reborn伸手按了按帽檐,语气里充满笑意,“那你为什么要每次看着纲的背影露出那种复杂的眼神?那种充满掠夺性的眼神恐怕已经被察觉了呢...”

“我在给你机会...一个可以改变现状的机会。”Reborn慢慢走开,然后关上了天台的门。

被...察觉了么...云雀看着正在和同伴们嬉笑的沢田纲吉,微微皱了皱眉,然后又恢复原状。


———————————————————


“2年A班的沢田纲吉同学请到接待室来一趟。”副风纪委员长的声音在喇叭中被散开,又传到众人耳朵里。沢田纲吉无奈地挠挠头,然后向接待室走去。

如果你要问他如何看待被大家当作彭格列云守的云雀,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强大的要命。”

在某天Reborn对他做训练时,他在家族人员分类的特殊一栏里写上了“云雀恭弥”,和笹川京子、三浦春在同一栏中。他的确对云雀抱有特殊的感情,如果说京子和小春是他要拼死保护的人,那么云雀就是...

“啊...到了...”沢田纲吉刚要敲门,就被提前打开门的云雀一把拉进房内,关门上锁一气呵成。他紧紧抱着那只草食动物,比他小了一个型号的身体散发着暖暖的温度。“那...那个...云雀学长?”他轻轻推了推抱着他的云雀,反而被抱得更紧了,纲满脸黑线。

“呐...草食动物...”云雀的唇靠近纲吉的耳垂,然后伸出舌十分恶趣味地舔了舔,“你讨厌我么...”“请...不要这么做...云雀学长...我...”纲红着脸躲避着,发出轻微的喘息。

请不要那么做,即使你在我心里...

“那就回答我的问题。”“并不...讨厌...”“那就是喜欢咯。”请不要一脸愉悦地下出这种自以为是的定义!!纲吉在心里咆哮。

“云雀学长不要随便得出这种结果。你对我来说...只是...守护者而已。”纲吉用力推开稍稍有些放松的云雀的手,默默向后退了两步。

不要让我的线偏离轨道,我会用尽一切方法拒绝。

“我喜欢的人可是...唔!”突然被云雀吻住出乎了纲吉的预料,因为说话的缘故还未来得及闭上的嘴被侵入。舌与舌不断纠缠,发出令人脸红的水声,过多的液体沿着嘴角流出,纲吉有种氧气快被剥夺干净了的感觉。他被云雀放开,然后大口呼吸着氧气,并单手擦去了嘴边的液体。

“为什么不抗拒。”因为是你。

“沢田纲吉,你就没有想法么。”当然有,我被您强吻了感到十分尴尬并且想逃出这里。

“不想听听我的想法么?”我不想听,请不要玩弄我的感情了,云雀学长。即使是我喜欢您也不可以...

“我喜欢你。”

诶?

纲吉脸上突然间像烧起来了一样,温度高的不像话。云雀学长刚刚说了什么...等等等等...是喜欢?!诶?!

“啧...不要做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沢田纲吉。”云雀走上前去,单手按着纲吉的后脑,不断凑近,语调十分开心的说,“那样很蠢。”

“那么——”云雀灰蓝色的眸子紧盯着纲吉,两人额头相抵,他勾起唇,一字一句的说:“你的回答是。”

“那个...”纲吉鼓起勇气,紧闭双眼,脸红的快要滴血,“我也喜欢你...”语毕,就被强行吻住嘴唇,不再发出多余的声音。

房间里弥漫着奇怪的醉人气息,还有两个不断缩短着距离的人。

沢田纲吉曾经认为那份感情不可能实现,两个像平行线一样生活的人,在随着线段的微微偏斜过程中开始重合。

就像我一直踟蹰不前,你一直在默默等候一样,不管过程有多累、有多辛苦,我和你终究相见。

——————END

评论

热度(6)